您的位置:
夕阳红 > 生活 > 娱乐 > 正文

宋祖英:中国演出扎堆金色大厅 我开了个“坏头”

夕阳红老年网-老年行业综合服务平台(老年人的后花园) | 发布: 2014-03-10 12:00 | 来源: 中国青年报 | 编辑: 佚名


宋祖英参加会议



    演出结束后,中国驻奥地利大使馆的文化参赞对谭利华说:“今晚我挺直腰板了。”此前的8个月,这位文化参赞已经接待了到访的133个中国音乐团体,大部分都是来“镀金”的。他们并不在乎有没有人买票,有的团体直接“把一摞票往门房一放就走了”,演出当天一半座位都是空的。

“我们现在很多‘走出去’的演出就是自娱自乐,被人家当笑话看。”谭利华说。

“给钱就能演”,近年来关于金色大厅的批评声不断,有人甚至说金色大厅已经被中国人改造成了“金钱大厅”。谭利华说,“这133个团怎么消化?里面有中央级写条子的,有军旅写条子的,有各省市领导写条子的,使馆压力太大,搭上钱都没人看。”

没人看不要紧,“走出去”的中国文艺团体又想出了一个新办法:四五个团体一起“走”。“你看底下坐得满满当当的,一个团演出,其他四个团在底下鼓掌,这个团演完了,那个团上去,还录像,很成功!很热烈!最后还给演出的人发一个市长签名的纪念证书。真有市长签名发证书?没有,网上down下来的。”谭利华说。

“这种乱象跟文化政绩观有很大关系。”谭利华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,“其实是自欺欺人。文化走出去是为了赢得文化尊重。像这样的话,久而久之,‘走出去’走的就是一条死路。”

在谭利华之后发言的,是海军政治部文工团团长宋祖英:“我本来也不是打算说这个。刚才谭利华委员说,金色大厅的演出,中国的演出团队去,已经成为一种灾难,确实我们从好多年前就已经听到这样的说法。”

2003年,宋祖英曾在维也纳金色大厅举办个人演唱会。“那是我个人的一个音乐梦想。那场演唱会得到了各方的肯定,我们的艺术质量是保证的。但这么多年来,我还不知道有那么多团队做这样的演出,对艺术来讲是不负责任,对国家来说是一种浪费,是有负面影响的。”宋祖英说。

前几天,有人对宋祖英说,“现在有报纸批评你了,说就是你开了一个坏头,到金色大厅做演唱会”。“我想,我是开了个‘坏头’,但后来者应该有一个审核审批的过程,我们艺术走出去应该代表国家水平,国家应该有一个规范,是不是国家能控制?用一个标准审批?”她说。

在谭利华看来,文化“走出去”更重要的是专业化和职业化。“按照国际惯例,旅费自理,落地由经纪公司负责。我们现在除了几家艺术团是按照国际惯例,大多数都是自己花几百万几千万,还沾沾自喜地说,我们的文化走出去了,我们成功了。其实都是假的,假的太多太多了。”谭利华说。

除了烧钱“走出去”,谭利华还发现,中国把外国文化“请进来”也花了大钱。他举例说,当年请世界三大男高音来国内演出,经纪公司给艺术家都有标价,对于“三高”来说,“5万欧元到顶了”,“三高”在韩国首尔演出的价格就是5万美元,“在北京,你们相信么?”谭利华问在场的委员,“380万一个人!”

 

特别推荐

热点图文